中国“同妻”有1600万人 超九成受过家庭暴力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09 15:23

  在被调查的173人中,18岁至25岁的46人;26岁至35岁的84人;36岁至45岁的25人;46岁至55岁的14人;55岁以上的4人。最小的才22岁,最大的67岁,主要人群集中在35岁以下,占75%。

  这是长期从事同性恋问题研究的青岛大学医学院张北川教授、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刘达临教授等人的一个保守估算。

  “同妻”,按照《中国“同妻生存调查报告”》定义,即男同性恋(包括双性恋)的妻子,本身是异性恋的女性。由于男方的隐瞒,她们常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男同性恋步入婚姻。

  不久之前,广州白云区女子林某长期遭受丈夫冷暴力,发现丈夫同性恋身份后,还被丈夫以“杀死两个女儿再自杀”胁迫签下极不公平的《离婚协议书》。之后,法院虽然撤销了协议书中的部分约定,但是驳回林某有关精神赔偿请求。

  哈尔滨工业大学社会人类学研究小组历时3年,对中国国内网络活跃的“同妻群”中173人进行持续跟访调查,完成国内第一份系统关注“同妻”群体的研究报告。

  报告显示,超过九成的“同妻”受到过冷暴力、肢体冲突、严重家庭暴力等家庭暴力行为。“同性恋丈夫是否有性生活”一项中,40.5%的“同妻”回答“半年少于5次”,34.1%的“同妻”回答“几乎没有”“完全没发生”。

  “同妻”之痛,不仅在于无性婚姻和夫妻互动的匮乏,更因丈夫的性取向成为感染艾滋病病毒高危人群。张北川介绍,早在1993年,北京就曾发现过男同性恋者把艾滋病病毒传染给妻子的案例。2008年,在某直辖市所做的一次艾滋病毒阳性感染者的交流活动中,有四十余名男同性恋者,其余十余位女性则全是这些人的妻子或固定女友。

  根据哈尔滨工业大学社会人类学研究小组的报告,93.1%的“同妻”认为婚姻是场悲剧、自己是“骗婚的牺牲品”,可是选择离婚的“同妻”仅占31.2%。

  此外,经济方面的顾虑,丈夫的胁迫、家庭及社会的压力等也是很多“同妻”无法与婚姻说“再见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即使选择离婚,法律却往往不能维护她们的权益。由于“同妻”的产生多缘于男同性恋者“骗婚”,因此在“同妻”提出离婚时往往遭到丈夫的极力反对,由此使得“同妻”几乎不可能协议离婚,只能选择诉讼离婚。但是,要取得涉及个人私生活中家庭暴力、“同志情结”等隐私性东西也很难。

  即使取证成功,离婚也非易事:根据现行婚姻法等规定,“感情确已破裂”是法院判决离婚的主要标准,但未规定同性恋是否归属此种情况,而法院基本上不会因为一方主张对方是同性恋者,在对方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就判决解除婚姻关系。至于以可撤销婚姻为由解除夫妻关系,隐瞒性倾向“骗婚”、拒绝性生活都不是婚姻可撤销的法定理由。

  获得精神损害赔偿或补偿的“同妻”更屈指可数。虽然婚姻法规定无过错方在离婚时有权请求损害赔偿,但男同“骗婚”并不属于其规定的四种情形。事实上,有时“同妻”为尽快逃离婚姻或争取孩子的抚养权,还会“吃亏”,一名已成功离婚的前“同妻”说,自己当时是“净身出户”,才换回了孩子抚养权。

  目前,同性恋者依然不被主流文化认可,影响同性恋者选择生活的传统道德和异性恋霸权依然强势。因此,即使同性婚姻合法化,为了传宗接代,男同性恋者还是可能选择与异性结婚。

  首当其冲的,是应对“同妻”离婚提供立法保护和法律救济。当前最现实可行的办法是,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五款的规定,将配偶一方是同性恋归为“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”;长远的解决办法,可考虑完善婚姻法立法,将“可撤销婚姻”制度适当扩大范围。

  加强性教育也刻不容缓。由于我国的性教育严重不足,女性在择偶时对于对方的性身份往往缺乏辨别力,甚至许多男同性恋者也是在结婚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哈尔滨工业大学社会学系的调查显示,受访的97位“同妻”中,有94.5%婚前不了解丈夫的性取向;89.9%的“同妻”婚前根本没考虑过配偶的性取向问题。

  “在柜子的背后,还有一群被囚禁了幸福的女人”,一个“同妻”在其博客上如是描述同性恋“出柜”前的婚姻悲剧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28岁的雨宁(化名)无意中发现了丈夫锁在柜子里的U盘,当U盘插入电脑的瞬间,雨宁的脑子“嗡”的炸开了。”陈文表示,正视性取向问题,是走出健康生活的第一步,其也希望传统道德给同性恋者“松绑”,社会文化对于同性恋者的理解和接纳,也是避免同性恋者走进异性婚姻的有效途经。

  一项由知名同性恋社区学者张北川教授主持的调查发现,中国男同性恋者的妻子(即“同妻”)在家庭中长期遭受冷暴力,她们中有不少人曾被丈夫殴打,许多已出现抑郁症状,她们渴望法律能够保护“同妻”权益。调查还显示,8成参与者认为男同性恋者与其结婚是对其的“严重伤害”,9成认为法律应保护“同妻”权益,近7成认为保障同性恋者权益有助他们不与女性结婚。

  对这份调研报告,中国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理事卢明生律师表示:以撤销婚姻作为对异性恋者的救济手段,实为以性取向的不同作为撤销婚姻理由的扩大解释,这一做法值得商榷。他认为,建议撤销同性恋者的异性婚姻,理由是一方或者双方的结婚意思表示不真实,这个理由难以说通。